连接珠江两岸 打通湾区动脉

2019-04-06 11:24 |

字号变大 | 字号变小

连接珠江两岸 打通湾区动脉

  4月2日,南沙大桥(原虎门二桥项目)正式通车。这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后,首个投入使用的“超级工程”。

  南沙大桥的开通,不仅让珠江口增添了一条过江通道,还多了一条连通大湾区的“动脉”——

  1997年,南沙大桥下游10公里处的虎门大桥通车。彼时,珠三角地区“三来一补”产业占主导地位。如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大幕已经拉开,南沙大桥连接起广州、深圳、东莞、佛山这四座大湾区重要城市,涵盖人口超4400万,GDP总量超6.5万亿元;环绕周边的,是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是广州南站、宝安机场等交通枢纽,是南沙港、黄埔港、虎门港等超级港口,是南沙自贸片区、松山湖科级园区等现代经济载体,是广州大学城、光明科学城、东莞散裂中子源等系列创新载体……

  一桥横跨东西,价值洼地南沙将迎来历史性机会,从大湾区的地理中心迈进大湾区的核心;超负荷的虎门大桥将被纾解,大湾区交通更便捷通畅,环珠江口优质资源配置将更高效合理;时间成本的优势,将加速珠三角地区创新要素顺畅流动,大科学装置及平台与人才密集度必将迎来重大创新的嬗变与爆发式突破。

  地理中心

  几度被遗忘的南沙迎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史性机会,沉寂多年的价值洼地凸显后发优势、区位优势和成本优势

  从空中俯瞰,喇叭形的珠江口在港珠澳大桥通车后,构成了一个A字形,虎门大桥和南沙大桥就处于“A”字顶端,扼守从伶仃洋进入狮子洋的咽喉要道,背靠珠江后航道,也是历史上广府文化核心区的南番顺地区。

  两座大桥在最狭窄的江面上,联通了珠江东西两岸。

  在过去200多年里,珠江口的商贸中心几经变迁。最早的中心是广州黄埔港,当时广州是清帝国惟一对外通商的口岸。1784年,美国第一艘来华商船“中国皇后号”抵达广州时,黄埔港“商贾如云,货物如雨”。彼时富豪榜上,世界首富是广州十三行巨商伍秉鉴。

  近一个世纪之后,随着香港的开埠,位于珠江口最外侧的香港成为西太平洋的贸易中心。

  香港开埠100多年后,中国内地开始了改革开放,环珠江口崛起了一座世界级城市群。

  但是在两个多世纪内,作为珠三角的地理几何中心,南沙阴差阳错,总处于几被遗忘的状态——

  当广州一口通商时,南沙离珠江内航道有60公里,因交通不便被放弃;当香港开埠时,处于伶仃洋内侧的南沙显得有点多余;当东莞成为世界工厂时,与虎门一江之隔的南沙因为交通不便,无缘参与产业分工;当佛山民营企业兴起时,面向海洋的南沙似乎无用武之地。直到进入21世纪后,南沙成为广州唯一的城市副中心,但远离中心城区的区位,联接东岸的唯一通道虎门大桥拥堵,落后的基础设施,让企业和人才望而生畏。

  但是,历史最终还是给了南沙最大的机会。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公布,珠江口的发展获得了新的历史机遇。环珠江口两岸,深圳前海自贸片区、大空港新城,东莞的滨海新城、广州南沙自贸片区等重要增长极纷纷启动建设,珠江口内湾区的资源配置,产业发展进入到更高层面,更加适应现代经济规律的生产组织。

  此时,沉寂多年的南沙成了价值洼地,后发优势、区位优势和成本优势凸显。

  南沙大桥通车,让南沙开始走上环珠江口的舞台中央。

  要素中心

  超负荷的虎门大桥让人无限期待南沙大桥,湾区血脉通畅令珠江两岸港口机场高铁自贸区等优质资源配置更高效合理

  湖南人陈普宏是个住在东莞市沙田镇的白领。他每年都有两次前往广州南站乘车回家的“刚需”:一次在清明,一次在春节。因为虎门高铁站距住所10公里,他一般会选择从虎门高铁站乘车去广州南站。但这个清明节他有了新的选择——打车经由南沙大桥直接前往广州南站,只需不到1小时,比他从虎门高铁站的走法要节约半小时以上。

  因南沙大桥通车而受惠的不仅是沙田数万名居民,同时被影响到的还有东莞沿海片、中心城区等周边数十万人。他们的出行需求,将让周边的贸易、物流业态收获“真金白银”。

  人在南非的东莞莞非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方锡波,最近半年一直在关注着南沙大桥的每一个消息。原因很简单,南沙大桥一通车,他原本从东莞厚街发车,经由盐田港运往南非的货物改走南沙港,单程一个货柜可以节省200元。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